阅读:安梦轩《如果我变成“大人”,我可能就不会画画了》

来源:雨露网 2015-08-31

如果我变成“大人”,我可能就不会画画了

安梦轩

有这样一个孩子,他小时候一直很不快乐,他总有一种感觉,觉得世界不是他的,但他又跑不掉。

去舅妈家,拿一个玻璃杯倒水喝,正要喝,舅妈过来把杯子拿走,说:“这杯子很薄,很贵!”另换一个很粗、很厚的杯子给他。在他的眼中,他觉得这就是一种伤害,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一个人欢迎他,大人对他没有一丁点信心。

小 学五年级,他和一个同学去邮局,同学跟他说:“你去柜台问一下,××邮票出来没?如果没有,什么时候出?”而他却从兜里掏出10块钱(那时是很大面值的 钱),递给同学,说:“这10块钱给你,你不要叫我去问。”同学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的意思是“你去问就好了,干嘛要给我钱?”

初中到高中,他的人缘很差,成绩很差,人还非常的叛逆,经常违纪,第一学期就被留校察看。高三时,接连上了三个补习班,自己也发奋拼念书,但最后成绩还是刚刚只考上了一个三专。

这个孩子患有亚斯伯格症(自闭症的一种),同时还患有识字障碍,也就是说,他学习任何新知识都会十分地缓慢,并且他也很难将自己的想法通过语言以及文字表达出来。

这样的一个孩子,他将来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吗?他能够在社会上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吗?他能够取得成功吗?

不过,我们提到的这个孩子,这个从幼年到青年都生活在自卑以及封闭中的孩子,长大后却创造了一个“奇迹”,他不但拥有了巨额的资产,还拥有了众多的粉丝和拥簇者,甚至还结婚生子,有了一个完满的家庭。

奇迹的种子是自小就埋下的。那时,因为他感觉自己在“外面的世界”难以待下去,所以只能回到常常回到“自己的的世界”来放空自己。他喜欢用笔去画出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也喜欢用笔来画出自己对于现实世界的理解。正是这一爱好,改变了他的人生。

高中毕业后,他决定正式拿起画笔,开始漫画创作。

他 的漫画具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风格。因为自闭症的缘故,他的心理较常人来说脆弱,但好处是感官更为敏感,这使得他能够透过种种华丽表象,直接看穿事物的本质。 小时候受到的种种心灵刺激也让他明白,妈妈对小孩的爱可能是有条件的,而亲戚对待你的方式就是社会对待你的方式,非常现实。老师是正义的化身,但往往最不 正义,他的外衣让他可以滥用权力。而学生没有反抗能力,连表达能力也没有,只有承受。

他 非常善于进行反方向思考,比如,看到一个公务员道貌岸然地走过来,他就会想:如果这时候突然跳上去,“啪”给他一巴掌,他会怎么样?一下子愣在那里呢?还 是发了疯一样狂怒?他通过漫画都在表达对事情的怀疑,从人光鲜靓丽的正面绕到人的背后。他的漫画人物大部分有极端缺陷,势利、傻、不会卖萌扮可爱,但正因 为这些缺陷,使得每一个漫画人物都形象鲜明,让人过目难忘。

1985 年,他的漫画《双响炮》在台湾一炮打响,引发了四格漫画的狂潮,他因此红遍整个宝岛。再之后,他的作品《涩女郎》、《醋溜族》均取得了巨大反响,同时引发 了整个社会对于“新新人类”“单身女郎”等话题的探讨。伴随着电影、电视剧等改编作的问世,他的名气越来越大,最终成为了整个华人圈都最捧的漫画家。

他就是朱德庸。

在 谈及自己的成功之路时,他坦承,自闭症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困扰,但也是因为自闭症的缘故,他变得“很会画漫画”。漫画家这个职业几乎是为朱德庸量身打 造的,不仅可以让他隔绝外界的干扰,也能最大限度发挥自闭症孩子的“图像型思维”。自闭症封锁了朱德庸许多条前进的路,也让他在没有被封锁的那条路上走得 更远。

在和自己的孩子玩耍时,他也会因为不知让着孩子而把孩子弄哭。有一次,自己的孩子哭着去找妈妈,他的老婆告诉孩子说:“其实你爸身体里住着一个比你还小的小孩。”

是的,朱德庸的体内还住着那个“来自星星的孩子”,并且,他还在捍卫着那个孩子。他说:“我没有用漫画捍卫什么,唯一在捍卫的是我的小时候。我小时候的状态,是真实。对我来讲,真实最重要。如果有一天我变成‘大人’,我可能就不会画画了。”

阅读:程予东《前面何所有》

阅读:孟祥海《敬畏,是一种力量》

阅读:葛译友《无惧的“心”》

分页:1 2 3
相关阅读
阅读:周志健《看见,是自我救赎的开始》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