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周纪一》阅读答案及翻译译文 魏文侯以卜子夏、田子方为师

来源:雨露网 2014-06-04

  魏文侯以卜子夏、田子方为师。每过段干木之庐必式。四方贤士多归之。

    使乐羊伐中山,克之;以封其子击。文侯问于群臣曰:“我何如主?”皆曰:“仁君。”任座曰:“君得中山,不以封君之弟而以封君之子,何谓仁君!”文侯怒, 任座趋出。次问翟璜,对曰:“仁君。”文侯曰:“何以知之?”对曰:“臣闻君仁则臣直。向者任座之言直,臣是以知之。”文侯悦,使翟璜召任座而反之,亲下 堂迎之,以为上客。

    文侯与田子方饮,文侯曰:“钟声不比乎?左高。”田子方笑。文侯曰:“何笑?”子方曰:“臣闻之,君明乐官,不明乐音。今君审于音,臣恐其聋于官也。”文侯曰:“善。”

    子击出,遭田子方于道,下车伏谒。子方不为礼。子击怒,谓子方曰:“富贵者骄人乎?贫贱者骄人乎?”子方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富贵者安敢骄人!国君而骄 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失其国者未闻有以国待之者也,失其家者未闻有以家待之者也。夫士贫贱者,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耳,安往而不得贫贱 哉!”子击乃谢之。

    文侯谓李克曰:“先生尝有言曰:‘家贫思良妻,国乱思良相。’今所置非成则璜,二子何如?”对曰:“卑不谋尊。疏不谋戚。臣在阙门之外,不敢当命。”文侯 曰:“先生临事勿让!”克曰:“君弗察故也。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五者足以定之矣,何待克哉!”文侯曰: “先生就舍,吾之相定矣。”李克出,见翟璜。翟璜曰:“今者闻君召先生而卜相,果谁为之?”克曰:“魏成。”翟璜忿然作色曰:“西河守吴起,臣所进也。君 内以邺为忧,臣进西门豹。君欲伐中山,臣进乐羊。中山已拔,无使守之,臣进先生。君之子无傅,臣进屈侯鲋。以耳目之所听睹记,臣何负于魏成!”李克曰: “子言克于子之君者。岂将比周以求大官哉?君问相于克,克之对如是。所以知君之必相魏成者,魏成食禄千钟,什九在外,什一在内;是以得卜子夏、田子方、段 干木。此三人者,君皆师之;子所进五人者,君皆臣之。子恶得与魏成比也!”翟璜逡巡再拜曰:“璜,鄙人也,失对,愿卒为弟子!”

    (节选自《资治通鉴·周纪一》)

9.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文侯怒,任座趋出    趋:跑,疾走

  B.钟声不比乎    比:和谐,协调

  C.子击乃谢之    谢:感谢,酬谢

  D.先生就舍,吾之相定矣    就:归于,趋向

10.下列句子分别编为四组,都能表现魏文侯善于“纳谏”的一组是(   

  ①魏文侯以卜子夏、田子方为师   ②使翟璜召任座而反之,亲下堂迎之,以为上客

  ③钟声不比乎?左高             ④“今君审于音,臣恐其聋于官也。”文侯曰:“善。”

⑤亦贫贱者骄人耳,富贵者安敢骄人⑥先生就舍,吾之相定矣

  A.①③⑥    B.①④⑤    C.②③⑤    D.②④⑥

11.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A.魏文侯礼贤下士,他每次经过名士段干木的住宅,都要在车上俯首行礼。各地的贤才德士很多都前来归附他。

  B.在国师田子方看来,国君对人骄傲就将亡国,大夫对人骄傲就将失去封地。惟有贫贱之士无所畏惧,不在乎什么“言不用,行不合”。

  C.在如何识别人上,李克向文侯提供了五项标准,文侯对此不以为然,并让李克回家休息。

  D.翟璜曾向李克探听国相的人选,当得知国相人选不是自己时,勃然大怒,继而历数自己的功劳,认为自己比魏成强。

12.请把第三大题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共9分)

  (1)臣闻君仁则臣直。向者任座之言直,臣是以知之。(3分)

  (2)今君审于音,臣恐其聋于官也。(2分)

  (3)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4分)

13.请用斜线(/)给下面文言短文中画线的部分断句。(断句不超过6处)(3分)

    谢太傅盘桓东山时,与孙兴公诸人泛海戏。风起浪涌孙、王诸人色并遽便唱使还太博神情方王吟啸不言舟人以公貌闲意说犹去不止。既风转急,浪猛,诸人皆喧动不坐。公徐曰:“如此,将无归?”众人即承响而回。于是审其量,足以镇安朝野。

    (选自《世说新语·雅量》)

【参考答案】雨露教育网(www.yulu5.com)整理

9.C (“谢”词义应为“道歉,谢罪”)
10.D (①是说魏文侯礼贤下士,③是说魏文侯善听音乐,⑤是田子方对公子魏击诘问的回答)
11.C(“文侯对此不以为然”错,原文为“先生就舍,吾之相定矣”,文侯赞同李克识别人的五项择人标准,并据此选定了魏成为国相。)
12.译文:(1)我听说国君仁德,他的臣子就敢直言。刚才任座的话很耿直,我因此知道您是一位仁德的君主。( “向”,刚才;“是以”,因此。语句要通顺)

(2) 现在国君您精通音乐,我担心您会疏忽了任用官员的职责。(“审”,清楚、明白;“聋”,不明事理,糊涂。)

(3)平时看他所亲近的,富贵时看他所交往的,显赫时看他所推荐的,困窘时看他所不做的,贫贱时看他所不取的。(“与”,交往;“举”,举荐;“穷”,处于困境,不得志。语句要通顺)

13.谢太傅盘桓东山时,与孙兴公诸人泛海戏。风起浪涌/孙、王诸人色并遽/便唱使还/太傅神情方王/吟啸不言/舟人以公貌闲意说/犹去不止。既风转急,浪猛,诸人皆喧动不坐。公徐曰:“如此,将无归?”众人即承响而回。于是审其量,足以镇安朝野。

译文:谢安隐居在东山时,与孙绰等人乘船到海上游玩。海面上风起浪涌,孙绰、王羲之等人的神色全都惊惧不已,就高呼让船开回去。谢安却兴致正高,吟诗啸呼,不予回答。船夫因为谢安面色闲静,意态愉悦,就仍然向前行驶。一会儿,风势更急,浪头更猛,船上人都大喊大叫坐不住了。谢安平静地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回去呢?”大家即刻应声安定下来回去了。从这件事可知谢安的气量,足以震慑安定朝野上下。

【文言参考译文】
魏文侯用卜子夏、田子方担任国师,他每次经过名士段干木的住宅,都要在车上俯首行礼。各地的贤才德士很多前来归附他。
魏文侯派乐羊攻打中山国,攻克了中山国,魏文侯把它封给了自己的儿子魏击。魏文侯向群臣问到:“我是什么样的君主?”大家都说:“您是仁德的君主!”只有任座说:“国君您得了中山国,不用来封您的弟弟,却封给自己的儿子。这算什么仁德君主!”魏文侯勃然大怒,任座快步离开。魏文侯接着问翟璜。翟璜回答说:“您是仁德君主。”魏文侯问:“你凭什么知道?”回答说:“我听说国君仁德。他的臣子就敢直言。刚才任座的话很耿直,我因此知道您是一位仁德的君主。”魏文侯大喜,派翟璜去追任座回来,还亲自下殿堂去迎接,奉为上宾。
魏文侯与田子方饮酒,文侯说:“编钟的乐声不协调吗?左边高。”田子方笑了,魏文侯问:“你笑什么?”田子方说:“臣下我听说,国君懂得任用乐官,不必懂得乐音。现在国君您精通音乐,我担心您会疏忽了任用官员的职责。”魏文侯说:“对。”
魏文侯的公子魏击出行,途中遇见国师田子方,下车伏拜行礼。田子方却不作回礼。魏击生气,对田子方说:“富贵的人能对人骄傲呢,还是贫贱的人能对人骄傲呢?”田子方说:“当然是贫贱的人能对人骄傲啦,富贵的人哪里敢对人骄傲呢!国君如果对人骄傲就将亡国,大夫如果对人骄傲就将失去封地。失去他的国家的人,没有听说有人拿他当国君的;失去他的封地的人,也没有听说有人拿他当一家之主的。贫贱的游士,话不被听从,行为不合自己的心意,就穿上鞋子告辞了,到哪里得不到贫贱呢!”魏击于是谢罪。
魏文侯问李克:“先生曾经说过:‘家贫思良妻,国乱思良相。’现在我选相不是魏成就是翟璜,这两人怎么样?”李克回答说:“地位卑下的人不参与地位高贵之人的事,关系疏远的人不参与关系亲近人的事。我在朝外任职,不敢接受您的命令。”魏文侯说:“先生不要临事推让!”李克说道:“国君您没有仔细观察的缘故呀!看人,平时看他所亲近的,富贵时看他所交往的,显赫时看他所推荐的,困窘时看他所不做的,贫贱时看他所不取的。仅此五条,就足以去断定他,又何必要等我指明呢!”魏文侯说:“先生请回府吧,我的国相已经选定了。”李克离去,遇到翟璜。翟璜问:“听说今天国君召您去征求宰相人选,到底定了谁呢?”李克说:“魏成。”翟璜立刻忿忿不平地变了脸色。说:“西河守令吴起,是我推荐的。国君担心内地的邺县,我推荐西门豹。国君想征伐中山国,我推荐乐羊。中山国被攻克之后,没有人去镇守,我推荐了先生您。国君的公子没有老师,我推荐了屈侯鲋。凭耳闻目睹的这些事实,我哪点儿比魏成差!”李克说:“你把我介绍给你的国君,难道是为了结党以谋求高官吗?国君问我宰相的人选,我说了刚才那一番话。我推断国君肯定会让魏成为相的原因,是魏成享有千钟的俸禄,十分之九都用在外面,只有十分之一留作家用,所以得到了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这三个人,国君都奉他们为老师;而你所举荐的五人,国君都任用为臣属。你怎么能和魏成并列呢!”翟璜听罢徘徊不敢进前,行了两次礼说:“我翟璜,真是个粗人,失礼了,愿终身为您的弟子!”

相关阅读
王慎中《朱碧潭诗序》阅读答案及翻译 诗人朱碧潭君汶,以名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