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曰:“见似目瞿,闻名心瞿。”有所感触,侧怆心眼;若在从容平常之地,幸须申其情耳》阅读答案及翻译

来源:雨露网 2017-05-27

     《礼》曰:“见似目瞿,闻名心瞿。”有所感触,侧怆心眼;若在从容平常之地,幸须申其情耳。必不可避,亦当忍之,犹如伯叔兄弟,酷类先人,可得终身肠断与之绝耶?又:“临文不讳,庙中不讳,君所无私讳。”盖知闻名须有消息,不必颠沛而走也。梁世谢举,甚有声誉,闻讳必哭,为世所讥。又有臧逢世,臧严之子也,笃学修行,不坠门风,孝元经牧江州,遣往建昌督事,郡县民庶,竞修笺书,朝夕辐辏,几案盈积,书有称“严寒”者,必对之流涕,不省取记,多废公事,物情怨骇,竟以不办而还。此并过事也。

    昔者,王侯自称孤、寡、不谷。自兹以降,虽孔子圣师,与门人言皆称名也。后虽有臣、仆之称,行者盖亦寡焉。江南轻重,各有谓号,具诸《书仪》。北人多称名者,乃古之遗风,吾善其称名焉。

    古人皆呼伯父、叔父,而今世多单呼伯、叔。从父兄弟姊妹已孤,而对其前呼其母为伯叔母,此未可避者也。兄弟之子已孤,与他人言,对孤者前呼为兄子、弟子,颇为不忍,北土人多呼为侄。今呼为侄,于理为胜也。

    古者,名以正体,字以表德,名终则讳之,字乃可以为孙氏。孔子弟子记事者皆称仲尼吕后微时尝字高祖为季至汉袁种字其叔父曰丝王丹与侯霸子语字霸为君房。江南至今不讳字也。河北人士全不辨之,名亦呼为字,字固呼为字。尚书王元景兄弟,皆号名人,其父名云,字罗汉,一皆讳之,其馀不足怪也。

    四海之人,结为兄弟,亦何容易,必有志均义敌,令终如始者,方可议之。一尔之后,命子拜伏,呼为丈人,申父交之敬,身事彼亲,亦宜加礼。比见北人甚轻此节,行路相逢,便定昆季,望年观貌,不择是非,至有结父为兄、托子为弟者。

    节选自《颜氏家训·风操篇》

    9.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必不可避必:如果

    B.竞修笺书修:撰写

    C.从父兄弟姊妹已孤从:假使

    D.比见北人甚轻此节比:近来

    10.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①不必颠沛而走也②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

    B.①竟以不办而还②臣以险衅,夙遭闵凶

    C.①今呼为侄,于理为胜也②使不辱于诸侯

    D.①其父名云②其皆出于此乎

    11.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A.孔子弟子/记事者皆称仲尼/吕后微时尝字/高祖为季/至汉袁种字/其叔父曰丝/王丹与侯霸子语/字霸为君房

    B.孔子弟子记事者/皆称仲尼/吕后微时尝字/高祖为季/至汉袁种/字其叔父曰丝/王丹与侯霸子/语字霸为君房

    C.孔子弟子了记事者皆称仲尼/吕后微时/尝字高祖为季/至汉袁种字/其叔父曰丝王/丹与侯霸子语/字霸为君房

    D.孔子弟子记事者/皆称仲尼/吕后微时/尝字高祖为季/至汉袁种/字其叔父曰丝/王丹与侯霸子语/字霸为君房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与分析,表述不正确的一项是

    A.古人很重视避讳,梁举听到需避讳的字就痛哭,减逢世听到父亲名讳中的“严”字就流泪,作者认为这些过去名人做的避讳的事情都值得人们效仿。

    B.孤指幼年死去父亲或父母双亡,兄弟之子已孤,和别人讲话,对着已孤者叫他兄之子·弟之子,不太好,不如叫他侄。

    C.当时河北地区人士对名和字完全不加区别,就连王元景兄弟这样的名人,都不能正确避讳,其他的人就不足为怪了。

    D.对于北方人路上相遇,就可结成兄弟,只需看年纪老少,不讲是非,甚至有结父辈为兄,结子辈为弟的做法,作者认为这很轻率。

    13.将文中画线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犹如伯叔、兄弟,酷类先人,可得终身肠断与之绝耶?(3分)

    (2)北人多称名者,乃古之遗风。吾善其称名焉。(3分)

    (3)四海之人,结为兄弟,亦何容易,必有志均义敌,令终如始者,方可议之。(4分)


参考答案 新炬吧考试网(www.xinjuba.com)整理
 

    9.C解析:应为“堂房亲属”。

    10.B解析:A.连闻,修饰;连词,转折;B.都是连问,因为。C•介同,在;介词,被;D.代词“他的”;语气词“大槪”。

    11.D解析:保持句意的完整

    12.A解析:“作者认为这些过去名人做的亊情都值得人们效仿,”文中无此依据,根据文意,作者应是认为这些都是把避讳的事情做过头了。

    13.(1)瞽如伯叔、兄弟,(容貌)极像先人,能够一辈子因见到他们就极悲痛以至和他们断绝往来吗?(犹如、炎、绝,各1分)

    (2)北方人多自己称呼名,这是古代的遗风,我个人认为自己称名的好。(称、判断句、善的意动用法,各1分)

    (3)天下的人结拜成为兄弟,谈何容易?一定要志同道合,始终如一的,才能谈论结成兄弟的亊。(为、志均义敌、终如始各1分,句意通畅1分)

    参考译文

    《礼记》上说:“见到与过世父母相似的容貌,听到与过世父母相同的名字,都会心惊不安。”这主要是因为有所感触,而引发了内心的哀痛。如果处在一般情况下,自应该让这种感情表达出来,但如果无法回避,也应该有所忍耐,譬如伯叔、兄弟,容貌极像先人,能够一辈子因见到他们就极悲痛以至和他们断绝往来吗?《礼记》上又说:“作文章不用避讳,在庙里祭祀不用避讳,在君王面前的,很有声望,但听到自己父祖的名讳就哭,被世人所讥笑。还有个臧逢世,是滅严的儿子,学问踏实,品行端正,能维持门风。粱元帝任江州刺史时,派他到建昌督办公事,当地百姓纷纷写信来函,信函早晚汇集,堆满了案桌。臧逢世在处理公务时,看见信函中写了“严寒”的,必然对之掉泪,不再察看回复,所以经常耽误公事。人们对此既不满又感到诧异,他最终因不会办事被召回。以上所举都是些避讳不当的例子。

    从前王侯自己称自己孤、寡、不谷,从此以后,尽管孔子这样的圣师,和弟子谈话都自己称名。后来虽有自称臣、仆的,但也很少有人这么做,江南地方礼仪轻重各有称谓,都记栽在专讲礼节的《书仪》上。北方人多自己称呼名,这是古代的遗风,我个人认为自己称名的好。

    古人都喊伯父、叔父,而今世多单喊伯、叔。堂父兄弟姐妹已孤,而当地面喊他母亲为伯母、叔母,这是无从回避的。兄弟之子已孤,和别人讲话,对着已孤者叫他兄之子、弟之子,就颇为不忍,北方人多叫他侄。如今叫他侄,从道理上讲是对的。

    古时候,名用来表明本身,字用来表示德行,名在死后就要避讳,字就可以作为孙辈的氏。孔子的弟子记事时,都称孔子为仲尼;吕后在微贱时,曾称呼汉高祖的字叫他季;至汉人袁种,称他叔父的字叫丝;王丹和候霸的儿子谈话,称呼侯霸的字叫君房。江南地方至今对称字不避讳。这时候在河北地区人士对名和字完全不加区别,名也叫做字,字自然叫做字。尚书王元景兄弟,都号称名人,父名云,字罗汉,一概避讳,其余的人就不足为怪了。

 

    夭下的人结拜成为兄弟,谈何容易?一定要志同道合,始终如一的,才能谈论结成兄弟的事。一旦成为兄弟,就要叫自己的儿子出来拜见,称呼对方为丈人,表达对父辈的敬意;自己对对方的双亲,也应该施礼。近来见到北方人对这一点很轻率,路上相遇,就可结成兄弟,只需看年纪老少,不讲是非,甚至有结父辈为兄,结子辈为弟的。

分页:1 2 3
相关阅读
《韩雄字木兰,河南东垣人也。雄少敢勇,膂力绝人》阅读答案及翻译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